Love Talks

馮智政:愛在烽火漫天革命時

馮智政, October 15,2019

月香港催淚彈遍地開花,亂世佳人的故事默默地同步上演,筆者想藉此機會,和大家分享日本革命時期一對愛侶的愛情故事。明治維新期間,社會動盪,烽煙四起,許多只有20多歲的年輕志士懷著滿腔熱誠,冒著生命危險起義,多麼的浪漫!學長桂是其中一個,當年他收到同門學弟的來信,上面寫著一首詩。

「三千世界鴉殺盡,與君共寢到天明。」

這學弟比桂年輕6歲,出身大戶人家,曾偷偷到上海遊學,學識淵博,又曾以將領身份領船隊出海,是個能文能武的俊俏男子。雖然學弟21歲便娶妻,但一直豔福不淺,身邊的人都愛和身任海軍的他戲言:女人像大海一樣包圍著他。因此收到信的一刻,桂只道是他為某位遊女所作的。

 

說回學長桂,自小聰敏勤學,讀完孔孟又學外語,深知外國科技先進,主張政府要開國攘夷。誰知下關戰事失利,主事的全藩及志士成為幕府公敵,連帶桂也要落難逃亡。

 

落難京都期間,桂幸得在當地作藝妓的故人幾松照顧。本來,桂也以為只有在自己風光得意時,才有像幾松這般的紅顏知己,想不到失意之時,她不但沒有劃清界線,更在自己匿藏期間,天天送食,支持鼓勵。為了讓桂可以東山再起,幾松更不惜把自己身邊值錢的東西都一一變賣,作為他回故鄉長州藩(今山口縣)的旅費。回想起來,雖然桂後來娶了幾松為妻,但當時的幾松根本沒有要求過什麼。

 

幾松對桂的真心固然值得傳頌,然而有一個人的付出,於桂的事業生涯而言,更不可省略。話說正當桂在匿藏之際,那寫信的學弟其實早已把下關戰敗的危機解決,並以大使身份與英、法、美、荷四國談判,拒絕外國政府的「租地」要求,堅決只賠款不議地,以免重蹈中國清政府「租地」變割讓的錯誤,維護了大和民族的尊嚴。事實上,學弟為開國攘夷派建立大功的例子有很多,例如曾在派系失勢,前輩遭處刑之時,帶著死的覺悟留下遺書,然後便帶上不到20名的死士發動政變,感動各方豪傑響應,一舉推翻了藩內的保守勢力。

 

大業成功後,學弟隨即以領導身份迎接學長桂回長州共事,一同實現他倆期盼已久的軍事與藩政改革。然而多次成為英雄的學弟,並沒有登大位,反而讓桂位居己上,自己則繼續四處奔走,為長州藩招兵買馬,購買外國最新軍備,為日後倒幕的勝利建立重要基礎。

 

回首二人一生的功名利祿,學長桂在倒幕開戰前,便已成為了長州大卿,及後獲藩主毛利敬親賜姓「木戶」,全名木戶孝允,木戶孝允便是後來維新改革中有名的「維新三傑」之一;反觀學弟高杉晉作,領海軍向京都進發,決戰幕府總督小笠原,於1867年逼使其撤退,成為整場倒幕戰爭的成功關鍵,豈料卻得了急性肺病,還未得見大政奉還便已過身,終年27歲。

 

許多年後,名成利就的木戶孝允再一次細嚼學弟高杉晉作當年的信,回首種種往事,忽爾拿起學弟最喜歡的三味線,譜了一首流傳至今的都都逸(歌曲)《三千世界の》「三千世界鴉殺盡,與君共寢到天明(三千世界の鴉を殺しぬしと添い寝がしてみたい)」。

 

*參考史實撰寫

cover photo : Dicky Ma
Designer : Winnie Chan

Author
馮智政
政策研究員、教育政策博士生,間中在電台開咪
FB:馮智政
IG:ccfung.jack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