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ress & Attire

Angus & Scott : 他們為香港同志案寫下鼓舞人心的一頁!

September 10,2019

少人說,梁鎮罡(Angus)與丈夫史葛(Scott Paul Adam)爭取「同性公僕平權」勝訴的消息,是香港整個六月內最值得高興的新聞。然而一路走來,對兩位主角來說一點也不容易。五年來經歷了三場訴訟,由勝訴、敗訴到終極勝訴,憑著愛情的力量,為往後的香港同志案寫下鼓舞人心的一頁!RESWED特此邀來帥氣的二人,再次披上禮服,來一輯專屬兩個大男孩的婚照,請他們娓娓道來,那些年出入法庭的喜怒哀樂。

「其實我們不想打官司!」

2014年,Angus與史葛在新西蘭註冊,並在冰島舉辦婚禮。Angus是高級入境處主任,理應可以為史葛申請公務員配偶福利。然而,政府以保護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為由,拒絕他們的申請。Angus用了一整年時間與相關部門透過電郵「筆戰」,無奈對方就似壞掉的唱片般,只重覆著同一個拒絕理由。

「我們用盡了一切不用打官司的辦法,例如到平機會和申訴專員公署投訴,都不可行,最後我們只剩下一條路,就是司法覆核。我們想趁著大家仍然有能力和資源時,去爭取我們認為要爭取的;也正因為我們視香港為家,想好好在這裡生活下去,才會想給予另一半應有的家庭保障。」Angus說。是的,有時候我們明知沒有把握,也仍然奮力爭取,只因我們還有期望。

「我們的個案,不再只是我們的事。」

Angus與史葛的個案,曾在勝訴後一年被上訴庭裁定敗訴。Angus形容收到消息的當刻,如同世界末日。不過他們只失望了很短的時間,便重整旗鼓決定上訴,只因他們相信,他們的個案已不只是自己兩個人的事了。

「那刻放棄的話,便會成為日後平權官司失敗的案例,所以我們很快便決定要上訴到終審法院。」峰迴路轉,編輯不禁問,如果最終還是敗訴的話,有何打算?Angus答道,「若然真的輸了,我們會重新考慮要否還當香港是我們的家。」說來淡然,誰知道因為失望而決定離開視之為家的地方,可以有多神傷。幸好,五年爭取走過來,二人最終獲得終極勝利。接下來,他們說會在法庭和法律以外,努力地感染身邊人認識同志的可愛之處。

「其實出櫃只是個開始。」

對某些人而言,與同志朋友熟稔後,都必定問一問他們的「出櫃」經歷。說起Angus向父母出櫃的故事,有點standard,就是父母知道後大哭一場的情節;但亦有點幸運,因為他們冷靜過後主動對他說:「你依然是我們的兒子,我們仍然會很愛錫你!」那年他21歲。

Angus坦言,出櫃只是剛剛的開始,當初用了五年時間,才可以把身邊的朋友介紹他們認識。不過,一切都值得。「我身邊有多朋友,到了四、五十歲也未出櫃。他們回家後向家人展示的是一個生活方式,但在家外又是另一個生活方式,就會變得有點性格分裂。如果連家人也不能坦誠對他們說,自己想和誰人終老時,很有問題。其實父母最想知道的,是我和什麼人一起,我開不開心,當我把我的社交圈子介紹他們認識時,亦可以讓他們少擔心一點。」Angus和史葛在冰島的小型婚禮,父母也有在場,雙親的笑容印證了他的坦誠,絕對值得!

「每次他飲醉酒都會向我求婚。」

說回史葛,Angus的丈夫,親切得讓大家都想跟他成為好朋友的飛機師。雖然是英籍,但史葛強調自己是香港人,在香港生活超過16年,早已視這裡為家。他們倆相識於大家還愛用MSN聊天室的年代,成為網友15年,有了多年的感情基礎,拍拖兩年,同居一年後便決定結婚。至於求婚的過程,史葛笑說:「每次他飲醉酒都會向我求婚,我每次都叫他酒醒後再問一次。」聽著,有點像電影情節。後來,還是沒有花和戒指,在床上而非巴黎鐵塔下,史葛答應了Angus的求婚。浪漫嗎?Angus自言一點也不,史葛卻給予了肯定。

「在固執這方面,我們是相似的。」

問史葛眼中的Angus是怎樣的,「實事求是、機靈、熱情」;而Angus則用「聰明、有趣、忠誠」來形容史葛。編輯回憶二人由選禮服至拍攝期間,只要是看著對方都總帶著笑意。正如Angus自己所言,只要和史葛在一起,根本沒有發悶的可能。再忙碌的生活裡,史葛都會安排好玩的活動,旅行潛水,創造美好的回憶。那他們的性格相像嗎?「在固執這方面,我們是相似的,雖然我的方法會圓滑一點。」Angus笑說。

也許就是這份有點圓滑的固執,讓他們挨過了五年訴訟生涯,最終為同志平權迎來勝利!其實香港的同志平權問題仍然有偌大的進步空間,一如Angus和史葛所言,如果所有進步都需要靠法律途徑爭取,大概到他們80歲都未能完成。官司過後,還望政府覺醒。

text/ R.W
design/ Winnie Chan
photos/ Billy Onair Photography
hair & makeup/ Karrie Yum Makeup
wardrobe/ Mode Wedding Tuxedo